高円寺百景:吉田达也的另类星球

2019TMR_gifposter.gif
0518-3 2019TMR-KoenJ.gif
a1500070984_10.jpg

5.18 / 21:40 - 22:40 
高円寺百景 Koenji Hyakkei
日本 Japan

吉田达也 Tatsuya Yoshida - 鼓 Drums / 人声 Vocals
坂元健吾 Kengo Sakamoto - 贝斯 Bass / 人声 Vocals
小森庆子Keiko Komori - 高音萨克斯 Soprano Saxophone
矢吹卓 Taku Yabuki - 键盘 Keyboard
AH - 人声 Vocals
小金丸慧 Kei Koganemaru - 吉他 Guitar / 人声 Vocals

高円寺百景过往演出现场精彩剪辑    剪辑&后期:刘羊子

高円寺百景:

吉田达也的另类星球

p1.jpg

高円(yuán)寺百景 Koenji Hyakkei 是一支来自东京的前卫摇滚乐队。乐队成员之一的吉田达也,不光是享誉国际的大师级鼓手,更是中国前卫、爵士乐迷的老朋友,倍受国内乐迷尊敬与喜爱。这位戴着眼镜、留着小胡子的日本鼓手样貌斯文,在台下谦和而亲切,但在台上打鼓时则会展现出令人屏息的神技,同时又极尽幽默与搞怪之能事。

吉田达也 Tatsuya Yoshida(© Frank Schmitt)

吉田达也 Tatsuya Yoshida(© Frank Schmitt)

吉田达也自己主导的音乐计划有很多,包括曾经分别登上明天音乐节和OCT-LOFT国际爵士节的Ruins Alone与是巨人(Korekyojinn),但高円寺百景在其中称得上非常特别——这支乐队是他一贯的幽默感的延续,但也应该是吉田达也乐队中最认真、严肃的一个。从风格上而言,这是他最前卫摇滚的计划,也常常被乐评人和法国前卫摇滚乐队MAGMA,以及MAGMA创造的前卫摇滚子标签“ Zeuhl ”一同提及。

但是……为什么风格是“Zeuhl”的乐队,名字会叫“高円寺百景”?难道位于东京都杉並区的“高円寺”和 MAGMA 构想的“人类未来的最终星际殖民地”有什么关联不成?

高円寺百景 2016.1.17 @ 秋叶原 CLUB GOODMAN

•  诞生于高円寺

其实乐队名里之所以会有“高円寺”,只是因为成立之初有乐队成员住在高円寺——吉田达也的家,现在也在高円寺。吉田达也在乐队取名上也不止一次如此“随意”,他的乐队赤天(Akaten)就是他家附近一家饺子馆的名字。

高円寺街景

高円寺街景

高円寺这个地名,来源于辖区内的曹洞宗的寺庙“宿凤山高円寺”,当年德川家康在猎鹰途中曾经在此地避雨后又多次到访,于是整个村子就改名叫做了“高円寺”村,最后变成了现在的高円寺。高円寺车站北口就是著名的纯情商业街,而南口聚集了大大小小几十家个性古着店,车站周围遍布各种接地气的烤串店、拉面店。距离新宿只有两个站的高円寺,是很多学生和上班族的居住区,市井气息浓厚。

纯情商店街

纯情商店街

富士山是日本人心中的神山,江户时代画家葛饰北斋描绘富士山的作品也可以说是日本传统美术的象征之一。葛饰北斋出版有画册《富岳百景》,按照季节、时间、天气、地点的不同,呈现了富士山的别样景致。而也许在吉田达也心中,他的高円寺也不遑多让。高円寺百景的专辑封面,也都选取和吸收了日本传统绘画元素。

葛饰北斋 - 《富岳三十六景》之《凯风快晴》

葛饰北斋 - 《富岳三十六景》之《凯风快晴》

高円寺百景去年发行的专辑《Dhorimviskha》封面与内页美术图

高円寺百景去年发行的专辑《Dhorimviskha》封面与内页美术图

1991年,吉田达也和久保田安纪(Kubota Aki)创立了高円寺百景,最初成员还有和泉明夫(Akio Izumi,吉他手,前Aburadako成员)、北原千恵(Chie Kitahara,键盘,前Phaidia成员)和记本一义(Kazuyoshi Kimoto,贝斯,也是前Ruins的成员)。

在高円寺百景成团早期,他们延续了久保田安纪之前的计划Malinconia的音乐理念,并力图将久保田歌剧式的演唱和朋克融合起来。1994年,乐队发行第一张专辑《Hundred Sights Of Koenji》(专辑名即是“高円寺百景”的英文翻译)时,乐队的前卫摇滚色彩变得更强烈,具有多样的、不规律的节拍,吉田达也和久保田安纪在专辑中则用自创的语言进行合唱。

专辑中的曲目时而轻柔抒情、庄重肃穆,时而拍子和旋律又具有马戏团般的搞怪和逗趣,时而又填塞进爵士色彩的、不和谐的音符,人声不时的狂吼乱叫又带有些许硬核朋克的激情。尽管歌词含义不明——吉田达也也表示,歌词并不具有实际意义,更重要的是发音——但整张专辑精彩纷呈,令人兴意盎然。

《Hundred Sights Of Koenji》封面  选用了葛饰北斋的画作《远江山中》

《Hundred Sights Of Koenji》封面

选用了葛饰北斋的画作《远江山中》

这张专辑完美融合了前卫、爵士、放克等等元素,也奠定了高円寺百景之后的风格。到2005年他们发行的专辑《Angherr Shisspa》中,乐队加入了一名高音萨克斯手。配器变化导致了音色变化,他们的音乐风格也朝着新的方向发展,转向了室内摇滚(Chamber Rock)或RIO(Rock in Opposition,俗称“反摇滚”)风格。风格变化也让他们音乐的节奏和形式更加繁复,充斥着复合节奏、非对称节拍等等。而乐队使用这些富含颤音,并深受MAGMA创造的Kobaïa语、意大利语和德语等欧洲语系的影响的语言进行演唱,则让他们被打上了Zeuhl的标签。

《Angherr Shisspa》 2005

《Angherr Shisspa》 2005

其实在各类乐评和介绍中,高円寺百景总会被归为Zeuhl,甚至被认为是Magma的Zeuhl派系的重要继承人。吉田达也也会让人想起MAGMA的著名鼓手Christian Vander,他甚至经常被外界称作“日本的Christian Vander”……

那么,MAGMA和Zeuhl,到底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  从 MAGMA到日本 Zeuhl

MAGMA是一支以Christian Vander(鼓手/作曲/人声)为灵魂人物的乐队,几乎所有的作品都是描述Kobaïa文明的起源和发展,而且用的都是“Kobaïa语”—— MAGMA自己创造的语言。融合了自由爵士、古典、布鲁斯、迷幻摇滚和世界音乐,MAGMA的音乐无法被归类于任何一种前卫音乐的子分支中,因此,他们的风格被定义为“Zeuhl(在‘Kobaïa语’中为超凡绝顶之义)”。

MAGMA在第二届明天音乐节 2015 摄影:蒙润

MAGMA在第二届明天音乐节 2015 摄影:蒙润

在2015年的第二届明天音乐节上,我们也有幸见跟随MAGMA奔赴100年后的Kobaïa星球。

Christian Vander

Christian Vander

一贯对西方音乐保持密切关注的日本地下音乐圈,也广泛接纳和吸收了上世纪70、80年代一批处在黄金时期的前卫摇滚乐团的影响,MAGMA便是其中之一,并且对为数不少的日本乐队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MAGMA在日本也有庞大的乐迷群体,Christian Vander在采访中提到在日本的演出时曾表示,“他们许多人都知道所有的歌词。看到他们用Kobaïa语唱我们的歌,真是让人太难忘了。”而这些受影响的日本乐队,也成为如今谈论Zeuhl不得不提的一个重要派别。

Happy Family

Happy Family

在80年代末期,还在上大学的森本贤一(Kenichi Morimoto)、牧野滋(Shigeru Makino)等乐手组成了乐队Happy Family。作为一个器乐四重奏,Happy Family受深红时期的King Crimson和MAGMA的影响,创作相对更传统前卫摇滚。乐队在1994年出版同名专辑《Happy Family》,并在1997年出版了第二张专辑《Toscco》。目前这个计划已经停滞多年,但仍然被视作日本Zeuhl派系的代表乐队之一。

Bondage Fruit

Bondage Fruit

讲到日本Zeuhl,不得不提的还有Bondage Fruit。这支乐队最初由鬼怒无月(Natsuki Kido)、胜井祐二(Yuji Katsui)和大坪宽彦(Hirohiko Otsubo)在1990年组成,后来有不少乐手参与,久保田安纪也曾加入其中。乐队保留了MAGMA的影响,但也加入了另类摇滚、RIO,甚至非洲、南美音乐的元素。其中的小提琴手胜井祐二还和吉田达也组成了双人计划大陸男対山脈女(Tairikuotoko vs. Sanmyakuonna),并在之后加入了关西著名实验摇滚团体Rovo。

Ruins Alone在第一届明天音乐节 2014 摄影:@残蓝-Rockvila

Ruins Alone在第一届明天音乐节 2014 摄影:@残蓝-Rockvila

Ruins是吉田达也于1985年成立的受硬核朋克、Zeuhl风格影响的乐队,乐队原本是有吉他手的,但是由于吉他手在第一次排练中就缺席,于是顺势改为了贝斯和鼓的双人计划,并最终变成了吉田达也一个人,名称也改成了Ruins Alone。

Ruins Alone

Ruins Alone

高円寺百景,就是在这样的环境和基础上诞生,并逐渐成为了乐迷眼中日本Zeuhl的代表乐团。但以高円寺百景为代表的日本Zeuhl,在学习和吸收MAGMA的风格外,还做了很多。

• 风格的传承与未来

Christian Vander曾在采访中说:“我和Ruins的鼓手吉田达也见过几次,但并没有一起演出过。我听过他们的专辑,相当出色。许多受我们影响、自称Zeuhl的乐队音乐都做得很不错,但不足的一点是他们很少探索Zeuhl的多面性……”

伟大的MAGMA启发了一代前卫摇滚乐团,而这些受到感召的音乐人,又用这些饱含灵感的火把点着了新的荒原。

高円寺百景

高円寺百景

Christian Vander所说的“探索Zeuhl的多面性”,高円寺百景也许就正在进行。高円寺百景被归为Zeuhl,但吉田达也无疑是有自己独特的创作思路的,并让高円寺百景的作品呈现出与MAGMA大为不同的面貌。

从风格上看,MAGMA植根于爵士乐,为讲述他们创造的宏大宇宙,会使用浪漫主义末期的典型重复编排,以歌剧的效果来烘托史诗感。而高円寺百景则不然,他们的作品则大多不会在一个节拍逗留太久,并且结构相当纵向、线性。这样的结果是,聆听时仿佛无数奇景一晃而过,让人不禁反复体会,回味无穷。当然,这样的编曲这也包含了他对硬核朋克的喜爱。此外,我们还能感受到,高円寺百景的音乐其实更接近RIO阵营的乐队,幽默活泼,张力十足,富有玩乐的趣味。

高円寺百景

高円寺百景

由此,我们也可以从音乐的主题上进行一些延伸。同样归属前卫摇滚,相比于MAGMA创作的具有宏大指向的宇宙长卷,高円寺百景则通过自创的、无指向的歌词语言,与令人耳花缭乱的编曲,展现碎片化的景观。如果说MAGMA是在构建新的幻想世界,着眼于深度与哲思,高円寺百景则似乎是在解构崇高、消解深度。他们从严谨的荒谬中,为我们指向一种后现代的澎湃激情,在日趋扁平的当代生活中呼唤狂欢,以幽默的疯癫为日常琐事涂抹上丰富色彩——这大概也是“高円寺百景”的题中之义。

而且,这或许也暗示了前卫摇滚的某种传承与前进方式。

《Dhorimviskha》专辑封面与盘面

2018年,相信对于高円寺百景的成员来说,是一个非常值得纪念的年份。首先,他们发行了时隔十三年的全新录音室专辑《Dhorimviskha》,也是他们的第五张全长专辑。这张专辑受到了全世界前卫摇滚乐迷的关注与赞扬,专注前卫音乐的Progarchives网站评论称:“像马戏团的驯兽师一样,他们凭借一根小鞭子和满满的自信,牢牢控制着他们创造的这只怪兽……高円寺百景正卷土重来!”

《Dhorimviskha》专辑同名曲现场 2009

而在2018年11月,乐队的第一任主唱、创始成员久保田安纪去世了。虽然久保田安纪在之前就已经退出了高円寺百景,但在吉田达也的提议下,高円寺百景在今年年初在秋叶原CLUB GOODMAN进行了“久保田安纪追悼LIVE”。

久保田安纪(左二),吉田达也(右一) 1994年

久保田安纪(左二),吉田达也(右一) 1994年

“久保田安纪追悼LIVE”结束后亲友及新旧乐队成员合影 2019年 乐队现任成员小森庆子在脸书上写道: “安纪,辛苦啦!我们一起回家了。”

“久保田安纪追悼LIVE”结束后亲友及新旧乐队成员合影 2019年
乐队现任成员小森庆子在脸书上写道:
“安纪,辛苦啦!我们一起回家了。”

高円寺百景曾被评价为吉田达也的“至高成就”(Pitchfork),且不论吉田达也自己如何评价,这确实是他领导的人数最多的乐队。这次的演出注定会是前卫摇滚乐迷的一次大餐,而我们更可以期待的,是能够借此亲身游历吉田达也的另类星球。

文  /  苦瓜
校对 & 编辑  /  思卜


参考资料:
· http://magaibutsu.com/mgb/
· https://canthisevenbecalledmusic.com/高円寺百景-koenji-hyakkei-ドリンビスカ-dhorimviskha/
· https://ipecac.com/artists/ruins
· http://www.wooozy.cn/interview/magma/
· https://bigtakeover.com/interviews/immersing-oneself-in-magma-a-christian-vander-interview
· https://music.douban.com/review/1954692/

2019TMR_poster_RGB.gif

第15届深圳文博会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分会场
“ 格 · 调 Un · Framed ” 系列活动

第 六 届 明 天 音 乐 节
6 T H   T O M O R R O W  F E S T I V A L

2 0 1 9 . 5 . 1 7 - 5 . 1 9

演出 CONCERT  0517 ASIQ NARGILE (GE) | BYETONE (DE) | MERZBOW (JP) | 0518GUDRUN GUT (DE) | 马木尔 MAMER (CN) | 高円寺百景 KOENJI HYAKKEI (JP) | 0519 丰江舟 FENG JIANGZHOU (CN) | GURU GURU (DE) | 明天即兴 TOMORROW IMPROVISATION UNIT 讲座 TALK  0518 多维度的第三世界音乐版图:独立厂牌SUBLIME FREQUENCIES的历史与方法论 EXTRA-GEOGRAPHY - A HISTORY AND METHODOLOGY OF SUBLIME FREQUENCIES 讲者 SPEAKER: HISHAM MAYET  放映 SCREENING  0518 跨撒哈拉高速公路上的音乐社群 MUSICAL BROTHERHOODS FROM THE TRANS-SAHARAN HIGHWAY 0519 ALAN LOMAX公寓里的民歌、布鲁斯与蓝草音乐 BALLADS BLUES & BLUEGRASS

场地 VENUE  B10现场 B10 LIVE  套票 ALL PASS  ¥500 另赠¥50官方周边代金券 ¥50 VOUCHER FOR OFFICIAL MERCHANDISE INCLUDED(已售罄 SOLD OUT)  日票 DAY PASS 预售 ADVANCE ¥180 现场 WALK-IN ¥230  购票渠道 BUY TICKETS  趣票网 qupiaowang.com | B10LIVE.TAOBAO.COM

2019TMR-wechat-bottom0325.gif